【因與聿】禮尚往來。

→配對為因太,虞因x一太。
雷的話請不要拿自己的心臟開玩笑,我很認真。

→阿雪生日賀文,雖然還沒到,不過壽星都看過了就貼出來了(噴)
→有《雙生》劇透,沒看過的建議看完後再來食用。
→本人文筆很渣,文句不通順之處還有請見諒(痛哭)
→有點親密接觸(何)










  「我好累,剩下的回去再說。」
  一太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電話。



  早晨的陽光有點刺眼,所以他決定閉起眼睛再休息一下。
  一太正坐在返回台中火車上。
  南部的事情處理完後,他選了一個看順眼的民宿休息了一晚。
  但因為深知對方的個性,所以隔天早上才一睜開眼,他就馬上搭著火車起程回台中,沒有再去看他事後才知道燒了一天一夜的戲台。
  有些事情果然還是要自己看過之後才能放心。



  那傢伙的個性果然很好猜。
  所以他才會請小海把虞因帶到店裡去,還請小海絕對不要讓他離開店,但沒想到被虞因跑出去了……雖然他也有想過會這樣發展。
  當小海告訴他虞因跑掉後,一太第一個反應就是請小海去醫院,因為他知道虞因和嫌犯一定都打算在那裡把事情終結。

  虞因的個性太好摸透了。
  大概是這樣,那二十個人才會死扒著他不放吧。
  他們知道虞因不可能會放著自己的同學不管,才會一直引導他走向終點,然後再和虞因要求代價。



  回到台中後,一太從阿方的口中得到了第一線消息,也間接知道了小海在眾警官面前的事蹟,還有對虞因兩個爸爸叫小弟弟這麼晚怎麼不回家,以及之後跟虞因要他家老子的身家資料之類的事。
  雖然小弟弟的事,他默默認同小海所說的話,不過這只要當作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就好了。
  因為他知道某個人特別討厭被提起這樣事。
  而經過友人的描述後他的確是安心多了,但他還是擔心阿方所提的一些事──像是被方以薰說可能離那個世界近了……所以只要自己有空時是虞因有課的時間他就會晃去教室附近看看,或者是聽些朋友的轉述。
  畢竟依虞因的個性這種事還是可能發生。
  他還是無法放下心來。
  虞因太會插手管一些其實他不用管的事,但也許就是因為虞因的這種個性,所以自己才會……



  跟虞因正式面對面是事件之後的一個月。

  「這次……很謝謝你們。」虞因一開口就是道謝。
  「小事,不用客氣。」一太淡淡微笑著,「我說過,禮尚往來而已。」尤其這事情還是他自願去做的,自願做的本來就不太奢求回報。
  但就因為不求回報,才會有許多人願意跟隨他吧。
  「我和小聿要去吃東西,介不介意一起過來,我請客,也算是謝謝你們。」虞因衝著他們感激地笑,「還有欠小海一頓大餐,他說要去吃上閤屋。」虞因一臉心痛的樣子,這應該就是小海拿不到他家老子資料的報復吧。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你們先去牽車吧,等等校門口見。」一太很隨和的接受了邀請,然後約了會合點。
  「好!」虞因愉快地往回跑去。



  新開的點心屋離學校不遠,果凍布丁蛋糕無限量供應,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一人可是要價四百塊,讓虞因一看到就想哭的價錢。
  才一進到店裡頭,舒爽的冷氣就迎面吹過來,虞因向服務生比四之後就被帶到兩人兩人面對面的位置上。
  小聿和虞因坐在一起,一太則是坐在虞因對面,跟阿方同坐。
  「我先去拿些點心喔。」阿方把書包放在位置上後就走去點心吧。
  小聿則是拉了拉虞因的衣服,又指了指點心吧,表示他也要去拿些點心。
  之後只剩下虞因與一太面對面。
  「你不去拿嗎?」一太微笑的看著虞因,「還是、你還有話要跟我說?」
  「呃、有是有啦。」虞因抓了抓自己在陳永皓事件之後就沒再染的咖啡色頭髮,「很謝謝你幫我解決掉這次的事件,真的。」
  「我說過了,小事而已。」一太用他一貫的口氣回答虞因。
  「可是這對我來說並不是小事……你應該都從阿方那邊知道經過了吧。」虞因露出苦笑,「我多管閒事,所以才會扯出這些一連串的事。」
  「不,如果你不多管閒事,現在的我或者阿方大概都不會在這裡的。」一太撐起頭繼續微笑的看著虞因,「我們只是禮尚往來而已。」
  虞因知道一太所指的是民宿失蹤那件事,「我還是覺得自己欠你的比較多。」虞因對上一太的眼,認真的說。
看到虞因如此堅決,一太也不好意思拒絕,「嗯……那你吃完後,陪我聊天就算扯平好了。」
  「好。」
  達成協議之後虞因才離開座位,一太則是等著阿方幫他端上來。

  「一太,你的。」阿方端了一整個都裝滿點心的盤子放到一太面前。
  「謝了。」
  而看到一太被裝滿點心的盤子,虞因稍愣了一下,詢問:「你吃這麼多?」難怪阿方會比晚去拿點心的自己還要晚回來。
  「對,正常食量。不過我會幫你吃個夠本的。」一太微笑的樣子彷彿是在告訴虞因不用擔心。
  虞因又看向阿方拿了很多盤點心,卻一直把空盤子往上疊之後……他不自覺的覺得頭有點痛。
  小聿對對面的兩人的食量完全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反而看似很高興的吃著他拿了好幾個的布丁,內心還在想著要幫虞因吃夠本的事。
  ……現在虞因開始有點擔心老闆會被吃垮了。

  四個人吃完之後,虞因拿出了兩張千元大鈔給有點像是在哭的老闆。
  「找您的錢。」老闆從收銀機裡拿出四百找給虞因,「謝謝光臨。」
  虞因知道老闆沒說下次再來應該就是說他不太想看到他們了。
  可是旁邊的一太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不自覺的說:「阿方,這家店還不錯,下次再跟其他人一起來吃吧。」
  離開店裡時,虞因似乎聽到老闆的哭聲了。



  「小聿,你幫我去便利商店買些飲料好嗎?」虞因把剛剛老闆找給他的四百塊交給小聿,後者則是接過錢後就點了頭,走去附近最近的便利商店。
  「阿方,我有些話要跟阿因說,不用等我了。」一太說完後拍拍阿方的肩,「掰掰,明天見。」
  看著好友好像要趕他走的樣子,阿方笑著用拳頭拍拍胸,「你欠我一場籃球賽。」
  「好。」

  「其實我覺得我們互不相欠,」阿方離開後,一太開始說:「你救了我的命,我救了你的命,如此而已。」
  「我救了你也只是剛好看到你而已,不然我連你在哪都不知道。」虞因苦笑著回答,他依舊覺得自己欠的比對方多。
  「是我運氣好吧,不過就我看來其實也是差不多的。」一太聳聳肩,他知道虞因還是很堅決,「但是管的多並沒有錯,因為這代表你重視他們,你重視不管生、或是死的他們。」
  「這是因為我有這雙眼睛,」虞因摸著自己自從小時候車禍後就看得到不屬於這個世界東西的雙眼,「我不可能不去插手,就算時間重來一次我還是或做同樣的事!」只是他不會再對那些已經不在世上的東西說:之後要怎麼樣都隨便你們這種同情的話。
  「但並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例如,方以薰。」一太舉出週遭的例子,「我知道她也看得到。」
  「可是……」
  虞因想反駁,但是一太卻又繼續說:「阿因,其實我很喜歡你這個人。朋友、家人、甚至是不認識的人有事都衝第一,什麼都沒想,但老實說、這樣很莽撞。」
  「嗯。」因為他那時候除了想怎麼拯救對方,其餘都拋在腦後。
  「不過這也是你的優點就是了。」一太笑著拍拍虞因,臉則貼近虞因的耳邊,「希望你──好好保持。」在低語的同時,一太像是順勢般的偷親了一下虞因的臉龐,「既然你說你還欠我,那就這樣補回來吧。」
  虞因愣了一下後才反應過來,「欸等等,剛剛的聊天就算扯平了吧!」他馬上跑去把正要離開的一太抓回,然後欺上對方的唇。
  「好了,這樣才叫扯平,你說的嘛、禮尚往來。」虞因露出微笑。
  「不錯,算你有種。」一太打上虞因的胸膛之後就轉頭走人。
  「欸、等等……」
  而正當虞因想追上一太時卻被買完飲料的小聿拉住了,小聿搖搖頭又扯了扯虞因的衣服,打算阻止他追上去,「好吧,我們回家了。」

  在小聿坐上機車後座後,虞因說:
  「──啊、對了小聿,你剛剛看到多少了?不要跟大爸二爸說喔。」
  「我下次會再帶你去吃好料的,不過不是這家就是了。」
  小聿遲疑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之後,虞因露出了微笑,發動了摩托車的引擎。





-END-













果然是個好的開始,我沒有脫稿,高興
爆字也很意外,打到快三千字,我還想說會不到一千字說
感謝阿絳和丰丰的幫忙

其實在這裡附註一下,個人認為一太是想要感謝阿因上次在民宿救他才會幫阿因(?)
不過一太這個人很神秘,而且這也只是我打到一半才突然想到的理由,
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太在意(什麼)

先祝阿雪生日快樂,大家段考一起加油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自我介紹

溯葉/SUYO

Author:溯葉/SUYO
0618,大學生。
文主圖輔。
近期三次元熱中。
ジャックは俺の嫁。
ニコ歌手LOVE☆ENE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類別
10000 HIT!
PLURK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